首頁 > 異域風采 > 異域風采 > 瀏覽文章

異域風采

  • 澳大利亞發布《通過體育運動實現活躍與健康老齡化》報告(一)
  • 作者:趙衛平 汪穎 編譯    來源:    時間:2016-12-15
  •     澳大利亞體育委員會于2015年發布了《通過體育運動實現活躍與健康老齡化》報告。該報告由澳體委資助,由維多利亞大學體育、鍛煉與活躍生活研究所的活躍生活與公共健康團隊負責撰寫。

       

        一、摘要

        體育是身體活動的一種,是成年人以悠閑的方式使自己活躍起來的一種很好的方式。除了個人享受,規律的身體活動還可以提升生理和心理健康,也就可以潛在地提高生命的整體質量。此外,以俱樂部或團隊為基礎的體育參與被證明可以改善社會健康,因為體育參與本身即具有社會屬性。盡管體育運動能產生這些效益,澳大利亞人的體育參與率仍隨著年齡的遞增而遞減。澳大利亞人口正在加速老齡化,所以非常有必要去了解導致這種遞減趨勢的原因,并發展出相應戰略讓大眾終生通過堅持參與體育運動來保持活躍與健康。

        本報告的總體目的是提供成年人在老去的過程中參與體育鍛煉的各種相關知識。本報告中,年齡在50歲以上的人被看作“老年人”。本報告的具體目標是提供:1)老年人參與體育的知識;2)老年人參與體育過程中的各種益處和阻礙;3)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的各種機會、戰略和潛在的變化。

        數據主要來源于兩個全國性的調查,分別為2010年澳大利亞鍛煉、休閑與體育調查和2013年澳大利亞健康與社會科學研究。要實現第一個目標,就有必要認識到這兩個調查基于不同的樣本,所以這兩者的調查結果無法直接相關。此外,我們對192個澳大利亞國家級和州級體育組織進行了調查,并對國家體育組織代表、體育俱樂部成員和非體育俱樂部成員進行了8個目標群體訪談,以此來達成第二個和第三個目標。

    ●      結果

        整體來看,三分之一活躍的老年人參與了各種不同強度的體育運動,并且老年人參與的項目種類很多。男性老年人比女性老年人更喜歡參與體育運動。本報告結果顯示,年齡本身并沒有必要成為停止參與運動的原因之一。

        本報告研究結果確認,老年人參與體育運動能產生很多健康益處,只要以安全的形式進行并預防損傷。很多老年人是為了社交原因才參加體育運動的,他們很享受這種與家庭子孫們一起運動的機會。

        目前,澳大利亞體育組織大多把青少年的體育參與作為重點工作內容,而非老年人。這也許與國家體育政策有關,國家政策總是傾向于精英體育而非大眾體育,老年人體育尤其不受重視。其他原因包括,體育組織目前缺乏資源和/或能力來為老年人開發特定的產品或項目。因此缺乏滿足這個日益擴大的老年群體需求和愿望的特定的體育產品。必須承認,老年人對體育俱樂部有很大的貢獻,不僅是通過他們的體育參與,也通過擔任志愿者豐富了俱樂部的資源,并通過自身行為為年輕一代樹立了榜樣。因此,制定相關政策和戰略讓更多老年人通過體育活躍起來,可以為澳大利亞這個國家的公共健康做出貢獻。

        1.老年人參與體育情況

        ·在以休閑或鍛煉為目的進行身體活動的老年人當中,約有三分之一(30%)是在俱樂部環境中進行的。

        ·與年輕人相比,老年人不太愿意參與基于俱樂部的體育活動。在老年人中這一比例為30%,而在年輕人群中這一比例達到46%。

        ·高爾夫、草地滾球和網球是老年人最喜歡參與的俱樂部體育項目。

        ·在所有能提高老年人健康的身體活動種類中,有38%是基于體育運動的。這一比例也低于年輕人群(58%)。

        ·與女性老年人(9%)相比,有更多男性老年人(15%)在俱樂部環境中參與身體活動。男性老年人還會比女性老年人進行更多的基于體育的身體活動,比例分別為45%和30%。

        ·約三分之一(34%)的老年人目前是體育俱樂部、協會或其他性質體育組織的會員;37%老年人曾經是會員;30%從沒有加入過這些組織。

        ·在所有體育俱樂部老年會員中,90%參與體育運動,20%為俱樂部委員會委員或行政人員。

        ·近90%的體育俱樂部現會員認為,成為會員有益于身體和心理健康;近80%認為成為會員有益于社會健康。

        ·相比于其他類型俱樂部會員或非俱樂部會員,老年體育俱樂部會員更有可能達到每周至少參與150分鐘中到高等強度體育運動的身體活動推薦量。

        ·在所有有興趣成為體育俱樂部會員的老年人中,大部分都是男性,占78%。

        ·無論歷史會員狀態或性別如何,社交原因、想變得更活躍和提升生理與心理健康都是想成為俱樂部會員的重要因素。

        2. 參與體育的各種益處和阻礙

        ·對于老年人的益處和障礙

            - 主要的益處就是社交和身體健康的提升。此外還存在代際效益,例如可以與子女或孫輩在同一家俱樂部運動。

            - 最頻繁被提到的障礙是時間限制、缺乏合適的運動機會和身體條件限制。

        ·對于體育組織的益處和障礙

            - 主要益處是:老年人更傾向于擔任志愿者角色,這對很多體育俱樂部來說都至關重要,而且老年會員能成為年輕人的榜樣。

            - 其他益處還包括提升整體參與人數的機會,以及深入老年粉絲群體的機會。

            - 體育組織碰到的主要障礙包括:缺乏足夠的資源來管理和開發老年人項目,太過于關注提高年輕群體的體育參與率,以及與保險相關的風險管理。

        3. 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的機會、戰略和潛在變化

        ·我們有正式的計劃或項目,如大眾體育賽事;然而體育俱樂部會員通常不知道有這些機會。

        ·還有一些非正式的滿足老年人運動需求的項目。這些項目一般采取“自下而上”的運作方式,其中體育俱樂部是主要力量。而且這些項目通常在傳統體育組織結構之外運作。

        ·大部分體育協會沒有特別針對老年人的戰略或計劃,不過體育俱樂部通常非正式地修改體育管理結構或對項目規則進行少量修改,以此來滿足老年會員的需求。

        ·體育協會對如下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的戰略感興趣:改變該協會所管理項目的針對老年人的宣傳方式(重點放在社交方面、樂趣和規律鍛煉所帶來的健康益處),與社區和/或高級體育組織展開合作。

        ·潛在的變化包括:修改/擴展現有項目、增多社交性或非正式的運動機會、少量運動規則修改、發展外部合作伙伴。

        ● 本報告縮寫列表與說明

        AHSS——澳大利亞健康與社會科學研究

        ATSI——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峽島民

        ASC——澳大利亞體育委員會

        CA——澳大利亞板球協會

        CALD——文化和語言多樣性

        ERASS——澳大利亞鍛煉、休閑與體育調查

        LTPA——休閑時間身體活動(成年人在不同環境下都可以進行身體活動,最常見的是職業環境中的活動、居家活動、與交通有關的活動以及休閑時間身體活動即LTPA。LTPA是一種以鍛煉或休閑為目的的活動。)

        HELPA——有健康促進作用的休閑時間身體活動(指至少達到中等強度的LTPA)

        ISEAL——維多利亞大學體育、鍛煉與活躍生活研究所

        NSO——國家體育組織

        PA——身體活動

        SO——體育組織

        SSO——州級體育組織

        TA——澳大利亞網球協會

        VU——維多利亞大學

       

        二、簡介與研究目的

        體育是身體活動(PA)的一種。有很多種體育形式可供成年人選擇,包括個人項目、集體項目、從低強度到高強度的各種項目、需要戰略和特殊技巧的項目、不需要特殊技巧的項目、競技類項目、社交類項目等。因此,體育為成年人悠閑地參與PA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但是,重要的不僅是為了個人享受去參加體育鍛煉,也是為了健康和幸福。規律PA能讓身體更健康,包括降低慢性疾病帶來的健康風險,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某些癌癥;還能提升心理健康,例如降低患抑郁癥和焦慮癥的風險。現行的公共衛生指南指出,成年人每星期應進行150-300分鐘的中等強度運動、75-150分鐘的高強度運動,或者將這兩者任意組合,這樣才能獲得健康效益。盡管體育運動能產生這些健康效益,澳大利亞成年人中進行了足夠量PA的人數比例仍不足一半(僅43%),并且這個比例隨著年齡的遞增而遞減。

        體育能夠在提升PA水平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還能幫助提升健康和幸福水平。體育與健康方面的科技文獻顯示,參與體育鍛煉不僅與各種死亡率的顯著降低息息相關,還有證據顯示體育能為社會健康帶來具體的益處。然而,與所有形式的PA一樣,體育參與率也隨著年齡的遞增而遞減。體育組織(SOs)有機會通過幫助老年人體驗參與體育所帶來的種種健康益處,來應對上述遞減趨勢。很多重要的健康促進組織已意識到了這一點。例如,澳大利亞國家心臟基金會在其發布的《活躍澳大利亞藍圖》中提出,要“鼓勵老年人更好地使用現有的基礎設施和體育組織(如體育俱樂部),并注重為體育活動提供更多的社會支持。”

        大部分現有的關于老年人活動形式選擇的研究都側重于PA而不是體育,因此,去認識到體育和體育組織在促進活躍和健康老齡化方面能發揮的作用,可以發展出有效的戰略來提升這個日益擴大的人群的體育參與率。

        這份《通過體育運動實現活躍與健康老齡化》報告由澳大利亞體委(ASC)和維多利亞大學(VU)聯手打造,總體目的是提供成年人在老去的過程中參與體育鍛煉的各種相關知識。本報告中,年齡在50歲以上的人被看作“老年人”。本報告的具體目標是提供:

        1)老年人參與體育的知識;

        2)老年人參與體育過程中的各種益處和阻礙;

        3)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的各種機會、戰略和潛在的變化。

        第一個目標是通過分析兩項調查結果的數據來實現,分別為2010年澳大利亞鍛煉、休閑與體育調查(ERASS)和2013年澳大利亞健康與社會科學研究(AHSS)。第二和第三個目標的實現方式是:對澳大利亞國家級和州級體育組織(NSOs/SSOs)進行調查研究以及對國家體育組織(NSOs)代表、體育俱樂部成員和非體育俱樂部成員進行目標群體訪談。

       

        三、研究I——50歲以上成年人的體育參與:參與率、運動形式及對身體活躍度的貢獻(ERASS數據)

        這項研究對澳大利亞鍛煉、休閑與體育調查(ERASS)的結果進行分析,目的是闡述老年人(定義為50歲以上成年人)參與體育的形式,并探究體育在提升具有健康促進作用的PA水平方面所做出的貢獻。

        1.數據來源

        本部分研究中的數據來源于2010版ERASS的調查結果。數據由澳大利亞體委提供。澳大利亞ERASS調查開始于2001年,每年一次,由澳大利亞體育委員會及各級政府的體育休閑部門聯合進行,搜集澳大利亞15歲及以上人群在前一年中進行體育鍛煉或休閑活動的頻率、強度、性質和種類等信息。ERASS調查每個季度都會收集一次數據,澳大利亞全國范圍內平均每季度約有3400人配合這項調查研究,調查對象遍布各州和地區。

        調查人員在向受訪對象介紹了ERASS調查的目的和形式后,會詢問他們在過去12月中是否參加過任何形式的以鍛煉、休閑或運動為目的的LTPA(這一概念用于與工作、家居或園藝活動相區分)。如果對這一問題的回答是肯定的,受訪對象還會被問到他們參與的是何種形式的身體活動,參加的活動是否由某一俱樂部、協會或其他機構所組織。如果該活動的確是有組織的,受訪對象會被進一步問到是什么類型的俱樂部、協會或機構組織了這些活動,例如是需要購買門票的健身、休閑或室內運動中心,還是需要繳納會員費或注冊費的體育、休閑俱樂部或協會,亦或是由所屬公司、學校組織的。

        2. PA參與率——有組織/無組織/俱樂部

        大部分成年人,不管年齡與性別,都在過去12個月中以休閑或體育鍛煉為目的參與了PA。接近五分之四(76%)的老年人參與了各種形式的PA,包括無組織和有組織的身體活動。5位老年人中大約有2位(41%)參加了有組織的活動(包括但不限于俱樂部活動),而3位老年人中大約有1位(30%)參加了以俱樂部為基礎的有組織的PA(見表1)。

        表1  不同年齡與性別人群的PA參與率*

     

    50歲以下**

    50歲及以上**

    女性

        6495人

    男性

        6512人

    總計

        13007人

    女性

        4422人

    男性

        4174人

    總計

        8596人

    任何身體活動

    85%

    88%

    86%

    76%

    77%

    76%

    任何有組織的活動

    71%

    74%

    72%

    42%

    40%

    41%

    任何基于俱樂部的活動

    43%

    50%

    46%

    29%

    32%

    30%

    * 包括在過去12個月中至少參與過一次身體活動的15歲以上成年人。

        **每列的百分數加起來并非100%,因為每一行的活動形式存在互相包含關系(例如身體活動包含有組織的活動和基于俱樂部的活動,而有組織的活動又包含基于俱樂部的活動)

        50歲以下成年人的PA參與率(86%)高于老年人的參與率(76%)。對于有組織的和以俱樂部為基礎的活動,這一差距更加明顯。年輕人參加有組織活動的比例比老年人要高1.8倍,分別為72%和41%。年輕人參加以俱樂部為基礎的活動的比例仍然比老年人高出1.5倍,分別是46%和30%。因此,無論是否有組織、是否以俱樂部為基礎,老年人參與PA的比例都要低于年輕人。總體來看,在所有過去一年中參加過PA的老年人中,有30%是在俱樂部環境中進行的,有11%是在俱樂部之外的有組織環境中進行的。

        3. 老年人喜愛何種俱樂部項目

        根據受訪對象的回答,身體活動被分為95個種類。在這95種身體活動中,有57種由國家級和/或州級體育組織管理(即受澳大利亞體委管理),因此這57個種類被歸類為體育項目。在俱樂部環境中組織的體育活動稱為“基于俱樂部的體育運動”。總體來說,參加基于俱樂部的體育運動的男性多于女性。在1316位參加俱樂部活動的50歲以上男性中,有890位(67%)進行過體育運動。在1287位參加俱樂部活動的50歲以上女性中,只有521位(41%)進行過體育運動。

        最受老年人歡迎的三種基于俱樂部的體育項目是高爾夫、草地滾球和網球。在參加俱樂部活動的老年人中,超過5%參與過這三種項目。成年人參與的體育項目種類可謂多種多樣。表2列出了澳大利亞老年人最常參與的25種基于俱樂部的體育項目,其中18項既有男性老年人參與,也有女性老年人參與。

        表2  澳大利亞50歲以上老年人最常參與的25種俱樂部體育項目

     

    521位女性

     

    890位男性

     

    體育項目

    %*

    HELPA

     

    體育項目

    %*

    HELPA

    1

    草地滾球

    9%

    1

    草地滾球

    26%

    2

    高爾夫

    8%

    2

    高爾夫

    16%

    3

    網球

    8%

    3

    網球

    6%

    4

    舞蹈

    3%

    4

    帆船

    4%

    5

    武術

    2%

    5

    自行車

    3%

    6

    無板籃球

    2%

    6

    射擊

    3%

    7

    槌球

    1%

    7

    板球

    2%

    8

    皮劃艇

    1%

    8

    賽車運動

    1%

    9

    自行車

    1%

    9

    觸身式橄欖球

    1%

    10

    馬術

    1%

    10

    武術

    1%

    11

    保齡球

    1%

    11

    舞蹈

    1%

    12

    游泳

    0.9%

    12

    游泳

    1%

    13

    帆船

    0.6%

    13

    曲棍球

    0.9%

    14

    賽艇

    0.5%

    14

    乒乓球

    0.9%

    15

    壁球

    0.5%

    15

    澳式足球

    0.8%

    16

    冰雪運動

    0.5%

    16

    射箭

    0.7%

    17

    射擊

    0.5%

    17

    槌球

    0.7%

    18

    室外地滾球

    0.4%

    18

    室外足球

    0.7%

    19

    壘球

    0.3%

    19

    室外地滾球

    0.6%

    20

    田徑

    0.2%

    20

    皮劃艇

    0.6%

    21

    拳擊

    0.2%

    21

    定向越野

    0.6%

    22

    曲棍球

    0.2%

    22

    壁球

    0.6%

    23

    羽毛球

    0.2%

    23

    冰雪運動

    0.5%

    24

    籃球

    0.2%

    24

    保齡球

    0.5%

    25

    賽車運動

    0.2%

    25

    羽毛球

    0.4%

    *%代表50歲以上老年人在過去12個月中以鍛煉、休閑或運動為目的參與了俱樂部體育活動的人數比例。HELPA=有健康促進作用的休閑時間身體活動(指至少達到中等強度的LTPA)。

        下列11個項目上男性老年人的參與率高于女性老年人:

        ·高爾夫(男性26%,女性8%)

        ·草地滾球(男性16%,女性9%)

        ·帆船(男性4%,女性0.6%)

        ·射擊(男性3%,女性0.5%)

        ·自行車(男性3%,女性1%)

        ·賽車運動(男性1%,女性0.2%)

        ·曲棍球(男性0.9%,女性0.2%)

        ·羽毛球(男性0.4%,女性0.2%)

        ·室外地滾球(男性0.6%,女性0.4%)

        ·壁球(男性0.6%,女性0.5%)

        ·游泳(男性1%,女性0.9%)

        下列6個項目上女性老年人的參與率高于男性老年人:

        ·網球(女性8%,男性6%)

        ·舞蹈(女性3%,男性1%)

        ·武術(女性2%,男性1%)

        ·保齡球(女性1%,男性0.5%)

        ·皮劃艇(女性1%,男性0.6%)

        ·槌球(女性1%,男性0.7%)

        在老年女性最常參與的25種俱樂部體育項目中有7項不在老年男性最常參與的25種俱樂部體育項目之列,包括無板籃球、馬術、賽艇、壘球、田徑、拳擊和籃球。在老年男性最常參與的25種俱樂部體育項目中,同樣有7項是老年女性不喜歡參與的,包括板球、觸身式橄欖球、乒乓球、澳式足球、射擊、室外足球和定向越野。

        老年人參與的俱樂部體育項目種類非常豐富,既有低強度的(如射擊)也有高強度的(如壁球、拳擊),既有個人項目(如皮劃艇)也有集體項目(如曲棍球)。所以,年齡并沒有必要成為停止參與這些運動的一個理由。然而,除了11種老年女性最常參與的俱樂部體育項目和12種老年男性最常參與的俱樂部體育項目外,其他項目的老年人參與率都小于1%。這說明,澳大利亞老年人并不經常參與ERASS調查所歸類的這57種體育項目。

        按照通行做法,我們將“有健康促進作用的休閑時間身體活動(HELPA)”定義為:能量消耗比休息時間能量消耗至少高3.5倍的中到高等強度運動。“非HELPA活動”即能量消耗沒有比休息時間能量消耗高3.5倍的低強度運動。

        在澳大利亞50歲以上老年男性和女性最常參與的25種俱樂部體育項目中,僅有4項為“非HELPA活動”,分別是草地滾球、槌球、射擊和室外地滾球。這意味著與其他項目相比,這4種體育項目在提升身體健康方面的有效性較差一些。不過這些項目仍然有可能在改善心理健康和社交能力方面發揮作用。此外,特別是當成年人逐漸老去時,這些項目也許比高強度體育項目更容易堅持參與下去。

        4. 體育在提升HELPA參與率方面的作用

        如前所述,本調查將老年人參與的活動分類為HELPA和非HELPA。我們將調查中涉及的所有95種活動都進行了這樣的分類,其中有78種屬于HELPA活動。此外,78種HELPA活動中又有50種(64%)被歸類為HELPA體育項目,也就是說這些項目由國家體育組織和/或州級體育組織管理(即由澳體育委員會管理)。

        為了弄清楚體育在提升HELPA參與率方面的作用,我們把每個項目對應的受訪對象分成三種互斥類別。所有在俱樂部環境中參與活動的人被歸類為“俱樂部參與者”(簡稱Org-club),不管他們是否同時參與其他活動。剩下的受訪對象中,參與非俱樂部環境下的有組織活動的人被歸類為“有組織的非俱樂部參與者”(簡稱Org non-club)就,不管他們是否還同時參與無組織活動。最后剩下的一類則為“無組織參與者”(簡稱Non-org)。

        (1)有健康促進作用的休閑時間身體活動(HELPA)與年齡的關系

        圖1將所有HELPA活動按上述方法進行了分類;圖2顯示了體育項目在HELPA活動中所占的比重;圖3將HELPA體育項目按上述方法進行了分類;圖4對比了年輕人與老年人參與HELPA體育項目的頻率。

        老年人在過去12個月中共參與了10607次HELPA活動,其中大部分(82%)是無組織的,12%在俱樂部中進行,6%為非俱樂部環境中的有組織活動。年輕人參加俱樂部活動和非俱樂部環境的有組織活動的比例幾乎是老年人的2倍(見圖1)。

        

        圖1  不同類型HELPA活動參與率與年齡的關系

        對于老年人,體育運動占HELPA活動的比例為38%,而年輕人中這一比例達58%(見圖2)。老年人的所有HELPA體育活動中,有67%是無組織的,29%是有組織的俱樂部活動,4%是非俱樂部環境中的有組織活動。年輕人的無組織活動比例顯著低于老年人,只有53%,同時非俱樂部環境的有組織活動的比例又顯著高于老年人,達到13%(見圖3)。無論老年人還是年輕人,參與HELPA體育活動的頻率高于12次/年的人數比例都有近80%(見圖4)。

        

        圖2  體育項目在老年人和年輕人HELPA活動中所占的比重

       

        

        圖3  不同類型HELPA體育活動參與率與年齡的關系

       

        

        圖4  年輕人與老年人參與HELPA體育項目的頻率

       

        這些結果表明,老年人比年輕人更少在俱樂部中參加HELPA活動,且體育運動占HELPA活動的比例比年輕人要低。然而,對于HELPA體育活動來說,老年人和年輕人在俱樂部環境中參與此類活動的比例相差無幾。此外,絕大部分HELPA體育活動的參與頻率都高于12次/年,該頻率與年齡無關。

        (2)老年人HELPA參與情況與性別的關系

        圖5顯示了老年人不同類別HELPA活動與性別的關系;圖6顯示了不同性別老年人參與的體育項目在HELPA活動中所占的比重;圖7顯示了不同性別老年人參與HELPA體育活動的情況;圖8對比了不同性別老年人參與HELPA體育項目的頻率。

        老年男性與老年女性參加的HELPA活動總體數量大致相同。老年男性與老年女性參與無組織活動、有組織俱樂部活動和非俱樂部環境中的有組織活動的比例也相差無幾。老年人參與的所有HELPA活動中約有20%是有組織的。然而,老年男性參與俱樂部活動的比例稍高于老年女性,分別為15%和9%。相反地,老年女性參與非俱樂部環境中有組織活動的比例要高于老年男性(見圖5)。

       

        

        圖5 老年人不同類型HELPA活動參與率與性別的關系

       

        HELPA體育活動占所有HELPA活動的比例,老年男性是老年女性的1.5倍,分別為45%和30%(見圖6)。盡管老年男性參與了更多的HELPA體育活動,但老年男性與老年女性參與無組織活動、有組織俱樂部活動和非俱樂部環境中的有組織活動的比例大致相似。超過四分之一的HELPA體育活動(老年男性30%、老年女性26%)是在俱樂部環境中進行的(見圖7)。約80%HELPA體育活動的參與頻率高于12次/年(見圖8)。

       

        

        圖6  體育項目在老年男性和老年女性HELPA活動中所占的比重

       

        

        圖7  老年人不同類型HELPA體育活動參與率與性別的關系

       

        

        圖8  老年男性與老年女性參與HELPA體育項目的頻率

       

        因此,老年男性比老年女性參與了更多的俱樂部活動和更多的HELPA體育活動。不過,老年男性與老年女性參與HELPA體育活動的頻率沒有顯著差別。

       

        四、研究II——50歲以上成年人的體育參與:會籍、效益與健康狀況(AHSS數據)

        本部分研究的目的是為50歲以上老年人的體育參與情況提供更多深層次信息,包括他們加入體育組織會員的情況以及體育運動有可能為他們帶來的好處。另外,我們將對俱樂部會員、其他組織會員和非會員的身體活動(PA)參與水平、社會人口特征和健康幸福水平進行對比。因為ERASS調查中沒有這些信息,所以由維多利亞大學研究團隊特別設計的調研問題被納入了澳大利亞健康與社會科學研究(AHSS)中。

        1. 數據來源

        本部分研究中的數據來源于澳大利亞中央昆士蘭大學的AHSS研究結果。2009-2013年,AHSS團隊招募了一批同意參加在線調查的澳大利亞成年人。AHSS研究不是縱向的,數據于2013年11月收集。在1856位回答了體育參與問題的成年人中,30%年齡在50歲以下,70%年齡在50歲以上。年輕人的平均年齡是39歲,其中59%為女性。老年人的平均年齡是63歲,其中49%為女性。

        2. 會籍和組織類別

        在受訪對象回答問題時,現在是某組織會員的對象會被問到加入的是什么類型的組織。同時是多個組織會員的人會被問到在哪個組織中活動的時間最多。結果如表3所示。在老年人的加入比例方面,有2種類型的組織遙遙領先于其他類組織。在440名現在是某組織會員的老年人中:

        ·44%加入的是某種需要繳納會費或注冊費的協會,也就是通常所指的“俱樂部”;

        ·39%加入的是需要購買門票的健身、休閑或室內體育中心。

        與年輕人相比,老年人更有可能加入以下組織:

        ·俱樂部(老年人44%,年輕人40%);

        ·休閑俱樂部或協會(老年人5%,年輕人1%);

        ·社區健身項目(老年人3%,年輕人1%)。

        年輕人更有可能加入的是:

        ·健身、休閑或室內體育中心(年輕人47%,老年人39%)。

        表3  不同年齡和性別的成年人加入的不同組織類型

     

    50歲以下

    50歲及以上

     

    女性

        120人

    男性

        79人

    共計

        199人

    女性

        216人

    男性

        224人

    共計

        440人

    俱樂部

    33%

    51%

    40%

    30%

    58%

    44%

    需要購買門票的健身、休閑或室內體育中心

    53%

    38%

    47%

    51%

    28%

    39%

    休閑俱樂部或協會

    -

    3%

    1%

    5%

    6%

    5%

    社區健身項目

    3%

    -

    1%

    4%

    1%

    3%

    身體活動課程

    2%

    -

    2%

    3%

    0.9%

    2%

    其他

    10%

    9%

    10%

    8%

    6%

    7%

    老年人加入俱樂部的比例稍高于年輕人的原因可能是老年人付費參與高爾夫、草地滾球和網球的比例比較高。此外,老年人可能對體育俱樂部的社交特質更感興趣。另一個原因可能是:受訪年輕人群的平均年齡只有39歲,這意味著他們的家庭開銷和職業發展投資負擔較重,這也會成為加入體育俱樂部的一個障礙。

        不同性別之間呈現出較大差別。對于老年人:

        ·加入俱樂部會籍的男性比例幾乎是女性的2倍(男性58%,女性30%)

        ·加入健身、休閑或室內體育中心會籍的女性的比例更高(女性51%,男性28%)

        3. 老年俱樂部會員喜歡哪種運動項目?

        澳大利亞老年俱樂部會員參與率最高的三個運動項目是:

        ·高爾夫(老年男性43%,老年女性23%)

        ·草地滾球(老年男性14%,老年女性6%)

        ·網球(老年男性14%,老年女性9%)

        除上述三個項目,老年俱樂部會員參與的其他運動項目種類也非常多,既有低強度的(如槌球)也有高強度的(如壁球、鐵人三項),但這些項目的參與人數非常少,這說明老年人并不經常參與這些項目。

        4. 老年會員在俱樂部中擔任的角色

        在調查過程中,加入了俱樂部會籍的老年人會被問到在俱樂部中進行何種活動以及擔任何種角色(見表4)。

        ·大部分老年俱樂部會員都是“參與者”,主要關注比賽(60%)或放松、社交、健康和健美(39%);

        ·關注比賽的老年人比例(60%)高于年輕人(53%);

        ·除作為“參與者”外,“委員會委員或行政人員”是老年人最常擔任的角色類型,且比例高于年輕人,分別為19%和14%;

        ·與年輕會員相比,老年會員成為教練、指導員、老師或打分員、計時員的可能性較小。

        表4   不同年齡和性別的成年俱樂部會員擔任的不同角色

     

    50歲以下

    50歲及以上

     

    女性

        39人

    男性

        40人

    共計

        79人

    女性

        65人

    男性

        130人

    共計

        195人

    參與者-關注比賽

    44%

    63%

    53%

    60%

    60%

    60%

    參與者-關注放松、社交、健康和健美

    51%

    45%

    48%

    37%

    40%

    39%

    委員會委員或行政人員

    8%

    20%

    14%

    25%

    16%

    19%

    教練、指導員或老師

    10%

    20%

    15%

    8%

    9%

    9%

    裁判或仲裁員

    5%

    8%

    6%

    3%

    99%

    7%

    打分員或計時員

    8%

    3%

    5%

    0%

    2%

    1%

    提供醫療援助

    3%

    0%

    1%

    2%

    0%

    1%

    老年會員中有90%以上都是“參與者”。老年會員擔任角色的不同與性別無顯著關系(見圖9)。

        

        圖9  不同性別的50歲以上老年人擔任“參與者”和其他角色情況

        老年俱樂部會員所參與運動的整體強度有如下差別:

        ·32%為低強度;

        ·57%為中等強度(即可以加快呼吸速度、但參與者仍然可以談話的運動);

        ·12%為高強度(讓參與者喘氣的運動)。

        PA公共健康指南推薦成年人將中等和高等強度運動結合進行,以獲得健康效益。該指南推薦成年人每周參與150-300分鐘中等強度運動及75-150分鐘高強度運動,或將兩者任意組合。但是,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即使成年人沒有達到這些標準,活動一下總比不動要好,對健康和生活質量都會有好處。因此我們可以認為,參與體育運動有利于提高老年俱樂部會員的健康水平。

        5. 參與體育運動的益處

        當俱樂部會員被問及是否同意“成為會員能帶來潛在效益”的說法時,結果如下:

        ·近90%的老年會員同意或非常同意“成為俱樂部會員有益于生理和心理健康”;

        ·近80%老年會員同意或非常同意“成為俱樂部會員有益于社會關系健康”;

        ·老年男性和老年女性都認為,他們從加入俱樂部會籍中獲得了同樣多的益處。

        6. 現今的非會員有無興趣成為會員?

        現在還不是某一組織會員的老年人是否有興趣成為會員?如果有,那么對哪種類型的組織感興趣?表5提供了這兩個問題的答案。

        ·過去10年內加入過某組織會籍的老年人中,有8%對于現在加入體育俱樂部感興趣;更有興趣加入的是健身中心(19%)、社區健身項目(18%)和其他類型(14%);

        ·10多年前加入過某組織會籍的老年人中,有10%對于現在加入體育俱樂部感興趣;更有興趣加入的是社區健身項目(14%)和休閑俱樂部或協會(12%);

        ·從沒加入過任何組織會籍的老年人中,有4%對于現在加入體育俱樂部感興趣;更有興趣加入的是其他類型(13%)、社區健身項目(11%)和休閑俱樂部或協會(7%)。

        ·過去10年內加入過某組織會籍的老年人中,有29%現在沒有興趣加入體育俱樂部;

        ·10多年前加入過某組織會籍的老年人中,有42%現在沒有興趣加入體育俱樂部;

        ·從沒加入過任何組織會籍的老年人中,有59%現在沒有興趣加入體育俱樂部。

        表5  50歲以上非會員最有興趣加入的組織類型

     

    過去10年內加入過某組織會籍的老年人

    10多年前加入過某組織會籍的老年人

    從沒加入過任何組織會籍的老年人

     

    女性

        135人

    男性

        67人

    共計

        202人

    女性

        118人

    男性

        154人

    共計

        272人

    女性

        171人

    男性

        211人

    共計

        382人

    俱樂部

    3%

    18%

    8%

    5%

    14%

    10%

    2%

    6%

    4%

    健身、休閑或室內體育中心

    19%

    19%

    19%

    14%

    11%

    8%

    6%

    2%

    4%

    休閑俱樂部或協會

    2%

    10%

    5%

    7%

    16%

    12%

    5%

    9%

    7%

    社區健身項目

    24%

    8%

    18%

    20%

    8%

    14%

    18%

    5%

    11%

    身體活動課程

    7%

    6%

    6%

    3%

    2%

    2%

    3%

    1%

    2%

    其他

    18%

    8%

    14%

    8%

    11%

    10%

    14%

    13%

    13%

    不感興趣

    27%

    31%

    29%

    43%

    40%

    42%

    53%

    64%

    59%

    在有興趣成為會員的老年人中,大部分都是男性。這些老年人感興趣的運動項目種類有很多,包括高爾夫、草地滾球、板球、曲棍球、自行車、游泳、網球、射擊、棒球、賽艇、拳擊、橄欖球、帆船、足球等,其中最感興趣的是高爾夫和草地滾球。這也再次證明了高爾夫和草地滾球這兩個項目確實是澳大利亞老年人非常喜愛的項目。

        當有興趣成為體育俱樂部會員的老年人被問及是否同意以下4種因素是加入俱樂部的潛在理由時,他們的回答如下(圖10):

        ·67%的老年人會因為社交原因成為俱樂部會員;

        ·55%會為了提升身體健康而成為俱樂部會員;

        ·53%會為了更加活躍而成為俱樂部會員;

        ·45%會為了改善心理健康而成為俱樂部會員;

        

        圖10  50歲以上老年人成為體育俱樂部會員的潛在原因

        這表明,那些希望提高老年會員數量的體育俱樂部,可以考慮把重點放在體育的社交特質方面以及規律參與體育運動將帶來的心理和生理健康效益上。

        7. 俱樂部會員、其他組織會員與非會員之間的比較

        (1)身體活動(PA)水平

        圖11比較了俱樂部會員、其他組織會員與非會員的身體活動(PA)水平。

        ·俱樂部會員比其他組織會員和非會員更有可能達到PA指南推薦的標準,比例分別為82%、75%和54%;

        ·就澳大利亞整體人口數據來看,55-64歲成年人達到PA指南標準的比例僅為40%,遠遠低于老年俱樂部會員82%的比例。

        

        圖11  不同會籍狀態的50歲以上成年人的身體活動水平

        (2)社會人口特征

        表6比較了俱樂部會員、其他組織會員與非會員的社會人口特征。比較顯著的統計學差異有:

        ·俱樂部會員中男性所占比例更高(67%),其他組織會員與非會員中男性比例則分別為38%和51%;

        ·俱樂部會員與其他組織會員間的社會人口特征差異比與非會員間的社會人口特征差異要大

            - 住在大城市的俱樂部會員的比例為57%,低于其他組織會員比例(66%),而比其他組織會員更多的俱樂部會員(10%)住在城市外圍區域或偏遠地區,在其他組織會員中這一比例僅為4%;

            - 俱樂部會員一般比其他組織會員的教育程度更低;

            - 俱樂部會員一般比其他組織會員的收入低;

        ·俱樂部會員、其他組織會員與非會員這三組對象在年齡、婚姻狀況、生活條件、出生國家或就業狀況方面并不存在顯著差異。

        表6  不同會籍狀態的50歲以上成年人的社會人口特征

     

    俱樂部會員195人

    其他組織會員245人

    非會員856人

    共計

        1296人

    平均年齡

    64

    63

    63

    63

    性別

    女性

    33%

    62%

    50%

    49%

    男性

    67%

    38%

    51%

    51%

    婚姻狀況

    未婚/喪偶/離異

    22%

    20%

    20%

    20%

    已婚/事實婚姻/同居

    79%

    80%

    80%

    80%

    居住條件

    子女小于18歲

    7%

    9%

    10%

    10%

    子女大于18歲

    15%

    20%

    19%

    19%

    子女不同住/無子女

    79%

    71%

    71%

    72%

    居住區域

    大城市

    57%

    66%

    54%

    57%

    內部區域

    33%

    30%

    33%

    33%

    外圍區域/偏遠地區

    10%

    4%

    13%

    11%

    出生國家

    澳大利亞

    76%

    74%

    78%

    77%

    其他

    24%

    26%

    22%

    23%

    教育程度

    12年級畢業

    24%

    17%

    30%

    27%

    技術學校/貿易證書

    21%

    11%

    16%

    16%

    高等教育

    55%

    73%

    54%

    58%

    就業狀況

    全職

    24%

    27%

    31%

    29%

    兼職

    15%

    18%

    14%

    15%

    臨工

    4%

    4%

    5%

    5%

    無業/學生/在家學習

    3%

    4%

    6%

    5%

    退休

    55%

    47%

    44%

    46%

    收入

    低收入

    36%

    27%

    44%

    40%

    中等收入

    35%

    39%

    30%

    32%

    高收入

    29%

    34%

    26%

    28%

     

        (3)健康與幸福程度

        表7比較了俱樂部會員、其他組織會員與非會員的健康與幸福程度。其中顯著的統計學差異包括:

        ·俱樂部會員與其他組織會員自認為的健康水平比非會員自認為的健康水平要高;

        ·根據體重指數(BMI)數據:

            - 俱樂部會員的超重率更高;

            - 相比于非會員,俱樂部會員與其他組織會員的肥胖率較低;

        ·俱樂部會員與其他組織會員比非會員擁有更好的身體素質;

        ·俱樂部會員、其他組織會員與非會員這三組對象在慢性病數量、抑郁癥狀或生活質量方面并不存在顯著差異。

        表7  不同會籍狀態的50歲以上成年人的健康與幸福狀況

     

    俱樂部會員195人

    其他組織會員245人

    非會員856人

    共計

        1296人

    健康自評

    很好

    51%

    53%

    36%

    42%

    33%

    35%

    41%

    39%

    差/一般

    16%

    12%

    22%

    19%

    患慢性病數量

    20%

    24%

    24%

    23%

    一個

    32%

    26%

    28%

    28%

    兩個

    20%

    25%

    19%

    20%

    三個或更多

    29%

    25%

    29%

    28%

    體重指數

    正常體重

    33%

    45%

    34%

    36%

    超重

    50%

    36%

    36%

    38%

    肥胖

    18%

    20%

    30%

    26%

    抑郁狀況

    無癥狀

    84%

    82%

    82%

    83%

    有癥狀

    16%

    18%

    18%

    17%

    生活質量評分(平均數)

    軀體健康評分(PCS)

    46

    45

    43

    44

    心理健康評分(MCS)

    52

    51

    51

    51

     

        五、研究III——從體育組織角度看待體育與老齡化(調查研究)

        1. 目的

        為了更清楚地了解體育組織(SOs)如何看待體育與老齡化的問題,本研究團隊開展了一項調查研究。在本研究中,SOs指國家體育組織(NSOs)和州級體育組織 (SSOs)。本研究的目的就是了解這些體育組織如何看待:

        1)現今老年人的運動機會;

        2)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的潛在障礙與益處;

        3)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的戰略。

        分析本調查結果時,我們把重點放在以下分類與比較:

        ·國家體育組織(NSOs) vs州級體育組織 (SSOs);

        ·集體項目vs個人項目;

        ·接觸/碰撞式運動項目vs有限接觸式運動項目和非接觸式運動項目;

        ·老年人參與率較高的運動項目vs老年人參與率一般和較低的運動項目。

        本部分調查由“體育市場洞察”公司和澳體育委員會協助進行。研究團隊為本部分研究設計了一個網絡調查問卷,包含19個體育與老齡化相關問題,由體育組織員工或志愿者填寫,這些組織都希望提升所管理體育項目的參與率。

        這些體育組織是依據澳體育委員會認證的NSOs名單所挑選的,既包括受資助項目也包括不受資助的項目。在澳體委名單所列的93個組織中,我們聯系了78個NSOs及其所轄SSOs(共702個SOs),請他們幫助填寫調查問卷。之所以沒有聯系另外15個,是因為其中14個為非政府聯盟組織、1個只關注精英體育。

        與NSOs的聯絡工作由澳體委協助完成。澳體委負責聯絡每個選中的NSO,請其允許維多利亞大學與之聯系。之后維多利亞研究團隊會邀請感興趣的NSOs(28個)完成調查,并提供所轄SSOs的聯絡方式。對于沒有答復澳體委的NSOs(50個),由研究團隊通過其官方網站與他們聯絡。對于沒有答復NSOs的SSOs,也同樣采取這種方式聯絡。最后,共聯絡上241個SSOs,占總數的47%。

        2. 受訪對象

        本部分研究覆蓋了澳大利亞所有州和地區,涉及了所有體育項目中的65%。NSOs的答復率為59%(78個中的46個);SSOs的答復率為61%(241個中的146個)。

        受訪者的年齡從22到71歲不等,平均年齡為44歲。64%的受訪者為男性。受訪者的工作職位差別很大,有首席執行官、大眾體育經理和秘書長等。不過,大部分受訪者(76%)同時關注戰略發展和項目實施,12%僅負責戰略實施,6%僅負責項目實施,剩下的6%負責其他方面。45%的受訪者在各自組織中的工作時間為1-5年。

        3. 體育組織對不同目標群體的優先級排序

        受訪者會被問到所在體育組織對于提高不同人群的體育參與率的重視程度,結果如圖12所示:

        ·最高優先級是11-15歲人群(86%受訪者認為重視/很重視);

        ·最低優先級是老年人(39%受訪者認為重視/很重視)。

        

        圖12  體育組織對提升不同人群體育參與率的重視程度

        雖然對于大部分體育組織來說,提升老年人的體育參與率都被當做最低優先級的事項,但不得不提的是,完成本次調查的體育組織所管理的體育項目也許本身就是老年人不經常參與的項目,因為其中包含一些高度碰撞式的體育項目。

        為了更好地理解調查結果,我們按照ERASS中的老年人參與水平數據把體育組織進行分類(圖13)。老年人體育參與率大于0.5%的體育項目被歸類為“高參與水平”;介于0.05%-0.5%之間的稱為“中等參與水平”;小于0.05%的稱為“低參與水平”。ERASS2010調查中沒有涉及的9個體育項目(覆蓋21個體育組織)被歸類為“參與水平未知”。

        

        圖13  體育組織對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的重視程度與參與率的關系

       

        由此可見,老年人參與率最高的體育項目一般都是所屬體育組織比較重視老年人體育的項目。

        此外,個人項目所屬體育組織比集體項目所屬體育組織更加關注提升該項目的老年人參與率。有限接觸或無接觸式體育項目所屬體育組織比接觸/碰撞式項目所屬體育組織更加關注提升該項目的老年人參與率。

        因此,個人項目、有限接觸或無接觸式項目更加重視老年人的體育參與率。然而,大多數體育組織對推動老年人體育發展的重視程度既不高也不低,處于中等水平。

        4. 老年人的運動機會

        調查中受訪者會被問到他們所在體育組織是否有特別針對老年人的戰略或項目。戰略被定義為“一個長期計劃,目的是吸引更多老年人參與所管理體育項目、當原有參與者逐漸老去時能留住他們繼續參與該運動”。項目被定義為“特別為老年人設計的一個正式項目或系列活動”。大部分體育組織沒有針對老年人的特別戰略或項目:

        ·27%的體育組織有老年人戰略;

        ·42%的體育組織有老年人項目;

        ·最流行的項目是“老將運動會”之類的項目,20%的體育組織(覆蓋22個不同體育項目)都提供此類活動。

        戰略:

        ·個人項目(30%)比集體項目(19%)有更多針對老年人的特別戰略;

        ·參與率高的體育項目(30%)比參與率低的體育項目(17%)有更多針對老年人的特別戰略。

        但是,參與率高的體育項目中僅有30%制定了針對老年人的特別戰略,這意味著特別戰略并不一定能提升老年人的參與率。只有對老年人有吸引力的體育項目參與率才會高,參與率與特別戰略的關聯性并不強。

        項目:

        ·參與率低的體育項目(50%)比參與率高(42%)或中等(45%)的體育項目有更多針對老年人的特別項目。

        這意味著擁有特別項目并不一定能提升老年人的參與率。

        對于體育組織如何定義“老年參與者”,結果如下:

        ·體育組織定義的“老年參與者”的平均年齡是42歲,對具體體育項目來說則從18到75歲不等。

        ·對于適于參與各個體育項目的年齡上限,從30到110歲各不相同,平均年齡上限是72歲。

        各個體育組織對“老年參與者”的年齡劃分并不相同,對參與該運動項目的年齡上限的規定也不盡相同。本研究將老年人定義為年齡在50歲及以上的成年人,不過體育組織劃分的“老年參與者”的年齡界限平均為42歲,小于50歲。

        5. 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的組織障礙

        研究團隊在調查中列出了11種有可能妨礙老年人體育參與率提升的組織性障礙,并請受訪者依次分別填寫“同意程度”(圖14)。最主要的3種障礙是:

        ·缺少資源來管理老年人項目(70%同意/非常同意);

        ·缺少資源來開發老年人項目(69%同意/非常同意);

        ·重點放在其他年齡組上(69%同意/非常同意)。

        

        圖14  受訪者對提升老年人參與率的潛在組織障礙的同意程度

        參與水平不同的體育項目以及接觸式和非接觸式體育項目間存在如下差別:

        ·參與率低的體育項目(72%)比參與率高(62%)或中等(61%)的體育項目更缺乏合適的老年人項目;

        ·接觸/碰撞式項目所屬體育組織比有限接觸或無接觸式體育項目所屬體育組織更加關注老年人外的其他年齡人群。

        6. 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為體育組織帶來的益處

        研究團隊在調查中列出了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能為體育組織帶來的5種潛在益處,并請受訪者依次分別填寫“同意程度”(圖15)。大部分(60%)受訪者同意或非常同意這5種益處。最主要的3種益處是:

        ·促進該項目整體參與率的提升(91%同意/非常同意);

        ·加強與體育組織老年粉絲的交流(78%同意/非常同意);

        ·承擔更多社會責任并幫助日益擴大的老年群體(75%同意/非常同意)。

        

        圖15  受訪者對提升老年人參與率的潛在效益的同意程度

       

        7. 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的戰略

        研究團隊在調查中列出了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的21種戰略,并請受訪者依次填寫對這些戰略有效性的看法。這21種戰略分別是改變宣傳方式、與社區組織合作、與上級組織合作、減少賽事增加社會活動、將社會活動按年齡分類、增加會籍種類的可選擇性、將賽事按年齡分類、降低參與成本、縮短活動時間、縮短訓練課程、制定針對不同性別的戰略/項目、增多活動地點、重視力量和健身訓練、降低訓練課程頻率、降低比賽的頻率、改善無障礙環境、減小場地尺寸、降低身體接觸程度、改造器材、增大團隊規模、減小團隊規模。其中最受重視的3種戰略有:

        ·改變宣傳方式(77%受訪者認為重要);

        ·與社區組織合作(77%受訪者認為重要);

        ·與上級組織合作(74%受訪者認為重要)。

        改造器材:

        ·不同意改造器材這一戰略的NSOs(52%)幾乎是SSOs(25%)的2倍。

        降低身體接觸程度:

        ·比起有限接觸式項目(25%)或無接觸式項目(12%)所屬體育組織,接觸/碰撞式項目(59%)所屬體育組織更加認同降低身體接觸程度的戰略;

        ·比起參與率高的體育項目,參與率低和中等的體育項目更加認同降低身體接觸程度的戰略。

        參與率高的體育項目所屬體育組織認為,“降低身體接觸程度”的戰略可行性不高。ERASS調查數據顯示,更多老年人喜愛參與身體接觸程度低的體育項目如高爾夫、草地滾球和網球。

        降低參與成本:

        ·比起參與率低的體育項目,參與率高和中等的體育項目更加認同降低參與成本的戰略。

        這一結果說明,降低參與率較低的體育項目的參與成本并不一定能提升該項目的老年人參與率。

        訓練課程的頻率和長度:

        ·比起有限接觸式項目(32%)或無接觸式項目(18%)所屬體育組織,接觸/碰撞式項目(51%)所屬體育組織更加認同降低訓練課程頻率的戰略;

        ·認同降低訓練課程頻率這一戰略的集體項目(56%)幾乎是個人項目(16%)的3.5倍;

        ·認同縮短訓練課程時間這一戰略的集體項目(63%)是個人項目(30%)的2倍。

        因此集體項目的訓練課程也許比個人項目的訓練課程更加激烈、有更多時間限制。

        8. 資源

        研究團隊在調查中列出了幫助體育組織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的10種不同資源,并請受訪者依次填寫對這些資源有效性的看法(圖16)。

        ·超過80%的受訪者認為這些資源有用或非常有用;

        其中最主要的3種資源有:

        ·吸引老年人參與體育運動的特別營銷指南(49%受訪者認為非常有用);

        ·體育組織宣傳資源(44%受訪者認為非常有用);

        ·當地體育俱樂部宣傳資料(43%受訪者認為非常有用)。

        

        圖16  受訪者對提升老年人參與率潛在資源的有效性的看法

       

        當要求體育組織選出他們最認同的一種資源時,結果便出現了不同(圖17)。前3種最被認同的資源是:

        ·提供關于如何吸引老年人參與體育的建議的網站(16%體育組織最認同);

        ·老年人與體育有關事件的報道(16%體育組織最認同);

        ·吸引老年人參與體育運動的特別營銷指南(15%體育組織最認同)。

        

        圖17  不同體育組織最認同的提升老年人參與率的戰略

       

        若將體育組織進行進一步的分類,各類體育項目所屬的體育組織最認同的資源略有不同(表8)。此外,受訪者回答出的其他有用資源還包括案例分析、資金支持和投資戰略。90%的體育組織都對資源的在線傳輸具有很高的認可度。

        表8  每類體育項目/體育組織最認同的資源

    最認同資源

    組織

    國家體育組織

    網站(22%最認同)

    州級體育組織

    報道(15%最認同)

        營銷指南(15%最認同)

    老年人參與率

    低參與率的體育項目

    報道(28%最認同)

    中等參與率的體育項目

    報道(18%最認同)

    高參與率的體育項目

    營銷指南(23%最認同)

    項目類型

    個人項目

    網站(18%最認同)

        營銷指南(18%最認同)

    集體項目

    報道(22%最認同)

    接觸程度

                    無接觸式體育項目

    營銷指南(19%最認同)

    有限接觸式體育項目

    網站(19%最認同)

    接觸/沖撞式體育項目 

    報道(18%最認同)

    9. 小結

        澳大利亞大部分體育組織對于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不夠重視,而是更關注其他年齡人群,特別是青少年的體育參與率。比起集體項目所屬體育組織和接觸/沖撞類項目所屬體育組織,個人項目所屬體育組織和有限接觸或無接觸式項目所屬體育組織更加關注老年人體育。大部分體育組織沒有針對老年人體育的特別戰略或項目。不過對于已有老年人戰略或項目的體育組織,基本上只有項目而沒有戰略。

        體育組織在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方面遇到的主要障礙是缺乏資源來管理和開發合適的老年人項目。同樣地,體育組織表明他們的重點放在其他年齡組或目標群體。參與率低的體育項目和接觸/沖撞類項目感覺老年人對他們的項目需求度不高。然而,體育組織也認識到,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可以幫助提高該項目的整體參與率并使他們能夠與老年粉絲群體更多地交流。

        整體來看,體育組織認為在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方面最有效的戰略是改變宣傳方式、與社區或上級組織合作。具體對于各類不同的體育項目,最被認同的戰略包括:

        ·對于集體項目,降低訓練課程頻率和縮短訓練課程時間可能會帶來益處;

        ·對于接觸/沖撞類項目,可以考慮降低身體接觸程度和訓練課程頻率;

        ·對于有限接觸或無接觸式項目,提供更多活動地點將是一個有效戰略;

        ·對于高或中等水平參與率的體育項目,降低參與成本將是一個有效戰略;

        ·對于低水平參與率的體育項目,降低身體接觸程度和引進一些針對不同性別的活動將是一個有效戰略。

        體育組織最認同使用以下資源來提升老年人體育參與率:

        ·提供關于如何吸引老年人參與體育的建議的網站;

        ·老年人與體育有關事件的報道;

        ·吸引老年人參與體育運動的特別營銷指南。

    (未完待續)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热血街头返水